章节目录 七尺昂藏

    "小少爷,您慢着点"诃子道。那打前头的一位年轻公子,只见他面如冠玉,双睛点漆,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身上还有一缕淡淡的墨香。后面跟着一个书童模样打扮的人便是诃子。诃子是管家石韦的小儿子,比审言略长几岁

    审言便是那年轻公子的名,审言,慎言也,寄托着杜家宗族长辈的殷殷期望。审言及冠不久,便以'必简'为字,取"大礼必简"之意

    审言倒也不负家中长辈的期望,六艺经传皆通习之,文采斐然,因而初加冠,即已被

    州县聘为僚属

    "呼赤呼赤"诃子跟在后头紧追慢赶才堪堪追上自家公子,反观审言却已施施然的地进了杜家大门,审言回到家中时,他父亲仍在处理巩县的大小事务,他便先去拜见了母亲

    "我儿,如今你可有什打算?"杜夫人手持茶盏,端坐在上方,笑意盈盈的看着站在下首的审言

    "回母亲,孩儿立志要考取功名,成就一番事业"

    "儿有如此志向,母亲自会全力支持,学问上若有不通之处,自当向你父兄请教" 都说'百姓爱幺儿',杜母自然也不例外,对于审言这个最小的孩儿,她一向是偏爱的

    "善,孩儿定不负母亲厚望。母亲保重,孩儿告退"审言行礼后便翩然退下了

    审言走后,一直立在杜夫人身旁的香附开了口:"夫人,小少爷平日里如此用功,想必乡试也定不在话下"

    "香附,你倒是会为那小子说话,他是杜家的子孙,在他前头彪炳史册的杜家先人不可胜数。不过,吾自知吾儿謇傲,这官场的门道恐怕他适应不了" 杜母一脸忧色的望着审言离去的方向,两眉微蹙

    香附想要说些什么安慰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间,堂上一片寂然

    木香院,"诃子,你瞧好了,本公子定然一次便中,书院的那群呆子竟敢质疑本公子,真是不知所谓" 审言一脸愤然地说着,全然不似方才在杜母面前的那副乖巧模样

    "公子,您何必在意他们那些人的闲话。咱们杜家往上数十辈,那也是官宦人家。哪似他们那些泥腿子,得了夫子几句夸赞,便全然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了" 这二人不愧为主仆,诃子脸上愤然的神情,简直和审言如出一辙

    "诶!诃子,这能否考中可是全凭本事,本公子从不仗势欺人,这乡试纵使是中了,也是因了本公子才华超群,与我爹是什么劳什子的巩县县令毫不相干"  审言又看诃子还想附和些什么,便抢在他前面寻了些由头,将他打发出去

    诃子站在门外,听着里头传来的书声,他知道小少爷其实是在意这场乡试的
新书推荐: 罗峰柳眉 时代之王 时代之王 末世异形主宰 旧时温晴已不再神经西西 秦川沈幼微 都市之超级狂龙乐帅 龙殿之王必焱 娇妻揽入怀茯苓糕墨子酥 医道逆婿二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