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4,我回来了

    白袍人很大方,只有宗师境界才能练出的内气,白袍人随手就送了出去。

    小多多的丹田中,被灌满了内气。无数人一生都求不到一丝一缕,小多多就这般轻而易举的得到太多。

    多多得到力量的方式,让来俊臣嫉妒。

    有了内气,一切都很简单。勤快些,三两个月就能疏通经脉,从而自由的高来高去。

    来俊臣估摸着,以多多那副贪玩好吃,凡事只有三天热度的散漫性子,她起码得一年才能如愿以偿的高来高去。

    陆思远没跟来俊臣一块走,谁都想不到,堂堂毒手药王陆思远,竟然会死皮赖脸的赖在枉生店不愿走,非要留在客栈里给人做一个客栈伙计儿。

    来俊臣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孤身一人上路。

    来俊臣很忙,非常忙。李靖留给来俊臣的时间不多,来俊臣就只能整天忙到脚打后脑勺,孤身一人的忙前忙后。

    大半时间,来俊臣都是在路上度过的。渴了就喝两口水,饿了就吃两口肉干。困了就趴在马背上眯一会儿。

    一人四匹马,从来就没停过。最长的一次,除掉解决内急,来俊臣硬是在两天当中没离开过马背。

    时间可以消磨一切,忠心也是一样。

    再次踏上丝周之路,已是物是人非。当年留下的暗手,散去了五六成,来俊臣在一次次失望当中,努力的奔走向下一个希望。

    来俊臣没水没干粮了,抓住一只小蜥蜴,来俊臣在犹豫着,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叹了口气,勒紧裤腰带,先把蜥蜴装进袋子里再说。

    半天后,来俊臣在忍饥挨饿中看见了一队商号。

    拍了拍胯下马匹,握了握手中长刀,来俊臣微微一笑。

    …………

    ……

    猪心谷,四门山寨。

    这里乌烟瘴气,土匪扎堆。

    有一个油滑似鬼的家伙,他端着来俊臣的饭碗,举着来俊臣的旗,却是私自招兵买马,召集一帮土匪流寇赚外快。

    以前,来俊臣总是告诫这家伙,有多大碗就吃多少饭。老老实实的活着也挺好,你若是有一天死了,那必定是死在贪念上。

    这句话,来操一直记着。只不过,今年不太平啊,来操也是被逼到没办法了,准备给自己留条后路。

    这家伙,成立了山寨。自己做了大当家,本想找三个帮手帮衬着自己。奈何他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镇不住三匹饿狼。

    以至于被人反客为主,日子过得颇为窝囊。

    一枯蔫干瘦的老头,在僻静的地方唉声叹气,窝窝囊囊的逼逼叨叨,不停咒骂着什么。

    一柄长刀,犹如幽灵般搭在他的肩头上。

    此人的第一反应,就让是捂住双眼,立刻求饶道:“好汉别杀我。”

    话语说完,这人捂着眼,立即就要磕头。

    就是这么一个窝囊的家伙,他在磕头的时间里,洒了两回药粉,放了八枚淬了毒的袖箭,和两道机关弩箭。

    最奇特的是,此人身上不知戴了什么机关,竟然以他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飞射数百枚绣花针。

    来俊臣眉头暴跳,险些被这混蛋给阴了。

    “操刀鬼,几年不见,你又有新玩具了?”来俊臣从岩石后面开口说话,三百六十五无死角的飞射淬毒绣花针,这机关,简直是绝了。

    “大,大,大首领。”枯蔫干瘦的老头,看见来俊臣,比看见亲爹还亲。

    “首领啊,您可算是回来了,我的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主母做事就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啊,连个讨价还价的余地都不给我。我操刀鬼好歹也是跟着您打地盘的元老旧部,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来操,他当真是哭了。他甚至都忘了,来俊臣就是个宠妻狂魔,在来俊臣面前告他妻子的状,凡是脑子清醒的家伙,都不会干这般没脑子的事情。

    “行了,行了。先前的话我当没听见,现在跟我走。”来俊臣无奈说道。

    操刀鬼讪讪一笑,跟着来俊臣就走。

    “你这四门山寨不要了?”来俊臣回头向来操问道。

    “要个屁,那就是一帮蠢货。老子要不是被排挤,给打发到这里等死,他们三个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他们只顾得反客为主的夺权,却是不曾想过,要不是我还举着首领您的旗,就这破山寨,早就被临边大大小小的土匪窝给灭了八百十回了。”提起这事来操就是一肚子火,怨念很重。

    来操仍旧愤愤不平的骂道:“敢夺我权,我走之后,他们想不死都难。”

    话语至此,来操向来俊臣问道:“首领,咱们现在去哪?”

    来俊臣微微一笑,听着来操没完没了的唠叨,幽幽说道:“洗洗风尘,要我回家看看。”

    来俊臣的家,在一处山窝子里。

    这里从荒凉,逐渐发展成一座城镇。地方不大,只够万把人居住。群山环绕,有一处白色城堡格外显眼。

    白色,来俊臣很讨厌,因为显眼骚包还不耐脏。可是没办法,自己的媳妇偏偏喜欢白色的纯洁。

    山脚下,分给操刀鬼的宅院中,来俊臣皱眉说道:“怎么你的宅院里,连个使唤仆人都没有?”

    “以前有,他们一听说我要被主母给发配在外之后,就全他娘跑了,都是一帮没良心的东西。”操刀鬼就是这幅德行,甭管遇见什么事,都要先骂上两句,好似这全天下都欠他的一样。

    夜晚,操刀鬼亲自烧水,以供来俊臣洗净风尘。

    敲敲房门,操刀鬼捧着一声衣物说道:“首领,这是您当年离开时,留在我这的随身衣物,我一直留着,旧是旧了点,您凑合穿吧。”

    一汉子,捧着衣服,说着说着,声音变有些哽咽。

    操刀鬼扭过头,骂骂咧咧的抹了把眼说道:“娘的,我就说厨房不是爷们该去的地方,操他姥姥的,瞧那烟把我给熏的。”

    来俊臣转过头,向操刀鬼说道:“我包里有一些纸张,你拿去看看。”

    操刀鬼一愣,不仅问道:“写的啥?”

    “三十四个人,二十一股势力。也是咱们未来一年要做的事情,除此之外,还有大体布局规划,以及咱们的未来蓝图。你自个看看吧,我洗完澡之后,要看到随身包裹原封不动的放在原位。记住了,富贵各凭手段,未来你能捞多少,就看你有多少本事。出去,我累了。”来俊臣舒舒服服的躺在浴桶中,给这个老伙计开个小灶,透露些内情。

    …………

    ……

    入夜,来俊臣穿上当年的衣物,看向这片从无到有,自己一砖一瓦建设的豪华土匪城镇,心中感慨万千。

    这些,才是来俊臣的根呐。

    熟门熟路,行走在白色城堡中。

    ‘咣当’一声,有侍女打碎用具,傻傻的看着来俊臣。

    来俊臣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微笑道:“当年不是给你安排了亲事,让你嫁人了吗?你怎么还在这里伺候?”

    侍女跪倒在地,看见这熟悉的人,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侍女止住眼泪说道:“我没看上他,就,就回来了。”

    来俊臣无心多言,走向自己的卧室。

    在门口,看到一女子在梳妆台前,对着一张狰狞面具自言自语。

    “你知道吗,我就知道是你把牛大金和梁山池给救走的。牛大金那个傻货,还总是吹嘘,说他看见个人跟你挺像。你啊,害我白跑一趟,差点就被唐军捉住。”

    “我找到童环了,你调教出来的人,跟你一样嘴硬。他不愿意说就算了,既然我能找到他,就一定能找到你。”

    “我把‘赤发’阿多提给杀了,当年他追你穷杀猛砍,这是我干掉的第六个仇人。你要是知道,应该会很高兴吧。”

    “对了,下个月我想杀了白狐,他消失三年,终于敢在丝绸路上露面了。杀了他,咱们又会少个仇家。”

    “你不回来也好,这个家,我守得住。等我把他们都杀光,你再回来,这样你就无事可做啦,整天陪陪我就好。”

    “前些日子,听说当年给你送终的红头发医师出现在丝绸路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陆思远,派人去查,到现在都没消息。他们好没用,你组建的情报网络,看来也不是那么无所不能。”

    “你到底在哪?你混蛋,把所有事情都交给我,就没见过你这般没担当的男人。”

    “你说你要陪我在沙漠中看最美的雪景,成亲前你骗我,完婚后你还骗我。其实我都知道,沙漠里不可能有雪景。”

    “你个笨蛋,你可知,当年我要是不想跟你走,只要我说句话,我父王给我的侍卫就会跳出来把你这个小土匪杀掉。”

    “你的老部下给我报信,他们都说大唐准备针对丝绸之路,只等朝廷打完高丽,就会调兵谋算丝绸。”

    “李大帅给我来信,他说会帮我,可我只想要你回来。”

    …………

    ……

    来俊臣静静听着,看着那女子对着面具自言自语。

    不知不觉,城堡外面火光通明,有太多人举着火把,静悄悄的站在城堡外面,昂头仰视着什么。

    火光越来越大,自言自语的女子一皱眉头,走到窗口旁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一双手,突然环住女子的腰。

    女子如同变戏法一样,一把匕首直接削向来人的右臂,招式狠辣,想要一刀挑断手筋。

    手臂的主人却是不为所动,匕首划破衣袖,却是刺不破手臂。

    来俊臣,就是有这种魅力。城堡外的那些人,一见来俊臣露面,顿时都是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话:“恭迎大首领。”

    来俊臣在窗口前抱住苏倾雪,在她颈间轻嗅,轻轻说道:“我回来了,其实沙漠中是有雪的。”
新书推荐: 女神的贴身护卫问鼎 陈扬林清雪 女神的贴身护卫陈扬林清雪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妻子的嫌弃林子铭楚菲 从东京开始的聊天群 恋上刁蛮女上司 我爷爷是唐门强者 迪迦奥特曼之黑暗迪迦临诸天 重生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