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章 金丹期高人?

    “谁?”

    随着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小纯吓得再次握紧了小剑。

    寻声望去,最黑暗的角落里竟然坐着一个人,那人似乎穿着黑色的道袍。

    近了才发现,道袍脏污破损的厉害,道袍的袖口处绘着一只黑色猛虎头图腾。

    怪不得没发现这个人。

    此一脸灰黑,像是烧焦了的烤全猪,此人不仅胖还很黑,就算是眼白也充满了乌黑的纹理。

    小纯清晰的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濒死的气息,同时也有一股精纯的能量在他周身徘徊。

    这股能量释放出的威能将小纯压得喘不过气来。

    “前……前辈!”

    “嗯,多谢小兄弟相救!”

    小纯脑袋一道灵光闪过,能第一眼就识破我是男儿身人,这天下间少之又少,就算是师尊那样的高人也不能。

    这是为何?难道是更厉害的存在?

    这就是小纯比乔巴强的地方,江湖经验丰富。

    如果是乔巴就完全不会考虑这个问题,乔巴只会算账和暴力解决。

    “前辈,你被这妖兽困住了?可是你的灵气波动……”

    “小兄弟有所不知,我受伤了,动不了,若不是靠我的金丹续命,恐怕早就葬身这妖兽之腹。”

    “前辈是金丹期高人,请受晚辈一拜。”

    小纯内心忐忑,此人不知是善是恶,是敌是友,单从其修为与父亲同样是金丹期的水平上看,想秒杀自己那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就算自己有剑芒恐怕也来不及使用,这就是等级差过大的压制。

    何况,何况刚才在击杀妖兽时,暴露了自己的这张底牌。

    “嗯……不知小兄弟能否帮我一个忙!”

    “前辈对晚辈有所求,那是晚辈的荣幸,自当竭尽所能!”

    “好,你帮我把那侏獴的粪便弄过来!”

    啊!小纯不知所以然,一个受伤的修士要侏獴的污秽物做什么?

    不过还是点点头。

    小纯是大家族的少爷,就算混迹于九里镇的时候也未曾碰过这等脏污的东西。

    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去做,更何况对方如此高深,无法忤逆。

    从储物袋摄出天武宗原来的道袍,用小剑将粪便铲到道袍上,又强忍着拖到那胖老者身前。

    要不是因为这小剑是师尊送的,用这一次就扔了。

    小纯无暇多想,眼前这个人很厉害,但也很怪,不可掉以轻心。

    如果是困于此地很久的人,那么应该早就耗尽了灵气、甚至是精气神、脂肪、糖分,骷髅一样的瘦骨嶙峋才正常。

    此人既然很胖,说明,他困于此地不久,而那妖兽出现在徐家庄的时间也不久。

    难道?

    小纯这里正在思考,并分出一丝神识观察这老者的一举一动。

    接下来老者的举动让小纯差点没呕出来。

    那老者抓起侏獴的粪便就吞咽起来,如同几日没有进一滴米水的乞丐。

    小纯吓得赶紧低下头,躲在远处,不敢言语。

    这,绝非是正常人能做到的。

    反常必有鬼。

    盏茶功夫后,那老者没了动静。

    小纯问道:“前辈,这里是九渊山,不如我带你离开这里,去找人为你疗伤。”

    “哈哈哈……疗伤……我这伤恐怕只有魔尊大人才能治。”

    “就凭九渊山这帮杂鱼……”

    “哼……你这小辈害我不浅,拿命来!”

    “前辈前辈……有话好说!”

    小纯虽天赋异禀,但绝不是随便就贸然出手的莽夫。面对强敌,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只能智取。

    “前辈前辈,还请手下留情,让我死也得死个明白吧?”

    “刚刚前辈说我救了您,现在又说我害你不浅,此话怎讲?能否让我做个明白鬼?”

    小纯发挥了老祖安的天赋,小嘴“叭叭”如爆豆子一般。

    就在那黑色的胖爪抓到他头颅之前的最后一秒,停了下来。

    那黑袍黑人一甩袖袍:“哼,侏獴是我饲养的妖兽,它的粪便能助我疗伤,八爪灰蛛是侏獴转化粪便的饲料,而人类和牲畜则是八爪灰蛛的饲料,你杀我妖宠,害我无法疗伤,我岂能容你活在世上?”

    小纯心如止水,这是修炼心剑神诀的关系,让自己很容易保持冷静,他边听边捕捉细节,嘴角一翘,说道:

    “可是你杀了我,你的侏獴也不能活过来呀?而你要的疗伤圣药也无处可寻。”

    “前辈,我要是活着带你出去,或许还有机会活命,可若你杀了我,就等于你自杀。”

    “哈哈哈……聪明的小子,有些情况你还不知道,我修炼的邪功无法见阳光,出了乌鸦谷我必死无疑。”
新书推荐: 罗峰柳眉 时代之王 时代之王 末世异形主宰 旧时温晴已不再神经西西 秦川沈幼微 都市之超级狂龙乐帅 龙殿之王必焱 娇妻揽入怀茯苓糕墨子酥 医道逆婿二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