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解密该隐(下)

    这条消息,对白雾来说,可比被该隐认错要震撼的多。

    “恶堕的能力?”

    五九开始讲述与该隐战斗的细节。

    首先是场景,有着一股诡异的黑白色调,然后进入了其的镇御军,就开始失心疯。

    再接着是五九感觉到自己的斩切像被卸去了不少力道。

    最后便是该隐变成了巨人。

    白雾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几个畸变词条。

    格挡,超巨大化。

    “这怎么可能?连轮回这种iba的能力……都被高塔给阻断,为何会有人可以使用恶堕的其他能力?”

    畸变词条的能力,也许对应着天赋序列,但这一切斌没有实证。

    至少超巨大化和轮回,白雾没有发现对应的天赋序列。哪怕前面的那些序列没有解释,但名字上也不像。

    五九说道:

    “也许区别不在于畸变词条还是天赋序列,在于使用者。高塔阻断的是恶堕,但如果恶堕的能力来自于人类,也许高塔的规则,就会默认。现在要弄清楚的是,该隐为何能够使用恶堕的能力。”

    尽管二人都没有百分百确认这就是恶堕的能力,但那种面对顶级恶堕时才有的感觉,五九相信是不会有错的。

    白雾闭上眼睛,思索了几秒后,忽然睁开眼:

    “队长,该隐和你战斗的时候,都说过什么?”

    “他是一个话痨,喋喋不休的,像是一个疯子。”

    五九回忆起该隐的疯狂,下意识的会皱起眉头。

    白雾猛然间寻思到不对劲。

    “不应该啊……”

    白雾原本感觉,该隐和自己父亲差不多,算是一个弱化的变态。

    自己模仿父亲的口吻说话,能够驯服以利亚。

    而从之前该隐留下的丹德莱尔笔记上看,该隐也是一个很稳重的人。

    怎么可能会像个疯子一样喋喋不休。

    太不对劲了。

    “队长,你能表演一下该隐说话时的样子吗?”

    五九当场一愣。

    该隐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迷之亢奋的神经病,疯狂,歇斯底里。

    他五九本身不是演技派,更和该隐气质截然相反。

    这怎么表演?

    “这……我不会啊。”

    白雾认真说道:

    “虽然心算和空间思维能力让我可以模拟各种场景,但如果能有草稿演算,我还是认为后者会提高不少精度。”

    “说人话。”

    “简而言之,要侧写出该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需要队长你模仿他,这很重要。要学的像一点……嗯,一句都不要漏过。”

    五九脸色一白,要他像个猴子一样发出怪笑,做出那些癫狂的表情?这简直比杀了该隐都难一百倍。

    但看着白雾一脸认真?五九还是两眼往上一番,嘴角一台?浮夸的说道:

    “啊哈哈哈哈?太棒了!太棒了!你真是让我充满了惊喜,我期待你变成恶堕的那一天?我一定会让你见识到高塔的黑暗,让你心甘情愿变成恶堕的!”

    “哈哈哈哈哈……”

    白雾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五九立马严肃瞪了白雾一眼。

    白雾也瞬间收敛笑容?说道:

    “队长请继续。”

    “你在笑什么?”五九眼神如刀。

    “没有的队长,我受过专业的训练,绝对不会笑。队长继续吧,我就快要完成侧写了。”白雾也一本正经的憋着。

    五九深吸一口气?关上了病房的门窗。又开始按照自己的理解?表演起了下一段。

    病房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时不时会传来白雾的笑声,然后有被拔刀的声音给打断。

    到最后,五九咬着牙,说道:

    “你最好是有线索!还有,今天的事情?不准说出去!”

    白雾点点头,他还真有一些线索?但美好的时光太短暂了些,看着矮哥这么正经的一个人?去学该隐,他觉得太欢乐了。

    这些伤都是值得的。

    “咳咳。好了队长?你放心?我嘴巴很严的。而且我的确有线索了。”

    “快说!”

    “该隐的真实性格应该不是这样的。他盯上咱们了?确切来说,他认为他盯上的,是一个有着我的头脑,队长的武力的存在。而要对付我们,他必须要准备足够多的后。”

    “所以呢?”

    “不要急,队长,慢慢听我说。”

    “之前我遇到的人里,见过有几个人格分裂的,该隐或许没有这种特征,但他精于表演。某种意义来说,就如同该隐所说的,他和我很相似。”

    白雾在队长的表演和那些话语里,甚至感受到了一股普雷尔之眼的风格。

    他当然不承认自己的性格有那么贱,但有些事情,并非不承认就等于没发生。

    如果不是骨子里已经具备了某种疯狂,父亲当年又怎么会让自己离开?

    或许是出于对父亲的抵触,让白雾强制建立了一套和正常社会相近的正义的道德观。

    但他的体内,的确也因为变态父亲的原因,有了一些能够无视任何规则的疯狂。

    在队长表演这些的时候,白雾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即视感。

    该隐的那句话我们本来就是一种人,更是让他有些触动。

    但他不是这种人。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打败该隐:

    “这个人善于说谎,但谎言和实话最大的不同,在于谎言有着很强的目的性。该隐的目的是什么?如果高塔第六层真的有能让我们信仰崩塌的东西,那么他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们?”

    “继续说下去。”

    “我不知道他真实的目的,但该隐势单力薄,说明他很可能不在意权力,因为在他眼里,也许第五层的统治者们,掌握的权力也并不牢固,他在意得应该是绝对的力量。”无广告2学网a~~~2~~x~~

    白雾顿了顿,又说道:

    “所以我们可以做一下减法,该隐通过撒谎,就能得到力量,但间一定具备某个条件。”

    “什么条件?”

    “目前线索有限,最大的突破点,在于该隐给到的一个词——心甘情愿。”

    五九依旧一脸茫然,白雾说道:

    “该隐为何要让队长心甘情愿的变成恶堕?而之前那些门徒,也是心甘情愿成为了恶堕的。为何他不把宴小姐强行带去塔外?”

    做了个柯蓝推眼镜的动作,白雾淡然一笑:更新最快的2学网~~~2~~x~~

    “真相只有一个,心甘情愿,是该隐获得恶堕力量的一个必要条件!”

    (还有一章,稍晚发,还在写)
新书推荐: 极品小神医 深海拳王 九死丹神诀 维度侵蚀者 某剑魂的无限之旅 漫威里的赛亚人 乡野村民 首辅娇娘顾娇萧六郎 都市最强武帝 杨奇沈雨萱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