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登基仪式,万夫所指

    “诸位弟子,此诚流云剑派危难之秋也,承掌门遗命,大弟子云芷娥有古圣人之风,天资超绝,实乃剑派千百年一出之栋梁,且本性纯良,不以物喜,廉洁本分,实乃为师者之幸,为弟子者之荣。”

    “故于今日,传接掌门一任,以重振剑派为己任,望诸位弟子上下同心,重铸流云剑派荣光。”

    诺大的广场,所有人寂静无声。

    站在高台上的大长老捧着一卷书页,上面有着云忆寒亲写好的书,云芷娥面无表情的站在一侧,抱着一把嵌有流云纹路的淡蓝色长剑,身穿华贵长裙,裙摆摇曳,微风吹拂之下,银发轻轻飘动,当真是仙子下凡般的贵不可言。

    大长老收起书,看着身前的数百名弟子,不见用力,但声音却清晰可闻的传入了每一人的耳:“从今日起,云芷娥便是流云剑派的第代掌门,诸位弟子长老,可有异议?”

    场下依然是一片寂静。

    这一切都来得有些突然,前些日子还听说云忆寒病重,可转眼间,竟然真的撒人寰,而且昨日夜里才驾鹤西去,怎得上午便仓促的开始了掌门传承?

    流云剑派多少也算得上是这上边关的第一大派,在江湖,除去圣山魔教以外,流云剑派也算的上是天下名门,掌门更替此等大事,少说也不得宴请周边,四方来贺?

    几个年纪大些的门派骨干,更是眉头紧锁,面露忧荣,只觉得剑派似乎愈发颓然了一些。

    “若无异议”大长老还想继续说什么,但底下却忽然有一人赫然前行一步,大声道:“我有异议。”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说话那人。更新最快的2学网~~~2~~x~~

    只看那人腰佩长剑,一身淡蓝侠客服,虽然已经年过旬,但却仍然看起来眉清目秀,颇有剑侠气质,但此时却眉头紧锁,道:“云师姐固然天资过人,也从未听闻有何私德败坏之说,但毕竟年纪尚欠。”

    “剑派此时正值纷乱之秋,何不请大长老先代行掌门之责,云师姐在侧帮扶,待云师姐磨练几年,再行上任。”

    “我流云剑派掌门更替,岂能如此仓促!”

    这话说完,周边便是一阵附和声。

    “是啊,云师姐毕竟年纪尚欠。”

    “掌门一职,对于云师姐还是早了些。”

    听闻议论声,大长老却面色不变道:“此事易尔,等云掌门上任之后,老朽自然会竭尽所能,辅佐教导,直至云掌门成熟为止。”天才一秒钟就记住:()2x2学

    那弟子还想说什么,但却看大长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二长老应该也无异议,对否?”

    这话一出,台侧的二长老只是微微一笑:“对。”

    那弟子看了一眼二长老,便不说话了。

    然而,那弟子刚刚住口,另一个弟子便又站了出来,这回,是一个年纪二十出头的女弟子。

    那女弟子大声道:“弟子也有异议。”

    “说。”大长老双背在身后,看不到丝毫烦躁。

    女弟子看了一眼云芷娥,却忽然迈出一步,指着陈安,大声道:“此乃是流云剑派掌门登基仪式,怎得会有外人在此?”

    云芷娥眉头微皱,刚想说什么,但却又想起了陈安之前的叮嘱,只是一言不发的看了一眼那女弟子,将其记在了心里。

    大长老则悠然道:“陈小友数年前便常与剑派有所往来,乃是云忆寒掌门亲自认定的云芷娥良配,只因两者年纪尚欠还未成婚,但却不可以外人待之。”

    此言一出,顿时便有许多男弟子一脸震惊,其一人,大跨步向前。

    “荒谬!”

    说话那人长相也颇为不俗,眼神凌厉,看着站在队列最前面的陈安,大声道:“我等从未听说掌门将云师姐许配与谁,更何况,身为门派掌门,怎能与这不知跟脚的外人结合?”

    “你不知,不代表掌门不知。”大长老眉头微皱,一股巨大的威压边让那弟子冷汗直流。

    “谨慎言行,知行合一,大长老与掌门岂会识人不明?门派的教导都被你学到哪去了?回去抄写门派教规十遍!”长老在一旁怒斥了几声,却也是变相给那弟子解了围。

    大长老闻言,颇具深意的看了一眼长老,不再言语。

    而风波,却只是刚刚起了头罢了。

    只看一个男弟子此时出去一步,面带仇恨之色,拔剑指着陈安,怒斥道:“魔教贼人,原来你便是那陈安!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流云剑派内妖言惑众,蛊惑人心,真当我剑派无人吗!”

    此话一出,当即一片哗然。

    五长老听到这,皱着眉头,咳嗽两声道:“慎言!这种话怎敢随便说出口!”

    “天下谁人不知,这陈安与魔教纠缠不清?”那弟子却继续道:“此事是否是谣传,还请那陈安亲自出来对质!”

    陈安听到这,只是微微一笑,从人群走了几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悠悠开口道:“敢问这位兄弟,说出此话,可有证据?”

    “自然!”

    那弟子双一拱拳,不屑的看了一眼陈安后,对着台上台下的诸位长老大声道:“诸位同门,长老,弟子前些年行走江湖,与江南莫家颇有交情,四年前,莫家灭门血案轰动朝野,弟子便开始着调查此案,想为有人讨个公道。”

    “莫家灭门血案?”

    “那不是魔教教主亲自动的吗?”

    “陈安竟真和魔教有关联?”

    “看他怎么说吧!”

    底下议论声顿时嘈杂了起来。

    “肃静!”大长老语气平静的一声肃静,场面便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那弟子这才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陈安,继续道:“起初,弟子也只以为是那魔教教主莘姬一人所为,但调查却发现,这莘姬并非孤身一人,而是身旁有一男子出谋划策,出帮扶,才让那莫家一夜之间,无论老幼尽数被杀。”

    “那男子,便是陈安!”

    弟子继续道:“那陈安自觉天衣无缝,可弟子却通过在江南走访,终于确认了其长相,自己制作了画像,终于在宁安城寻到了人身份,由宁安城的东来客栈掌柜亲自指认,此人便是陈安。”

    他从怀里,一摸,便真的摸出一张画像来,画里的人一比对,还真和陈安有八成相似。

    “仅仅凭借一张画像,弟子也不敢确认,那人到底是不是陈安,直到前些日子,云师姐外出追那叛徒齐志海时,才终于让这陈安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陈安,我先不拿证据,你自己来说,你与魔教,到底有无关联!那莫家血案,与你又是否有关!?”

    陈安闻言,只是静静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轻笑两声:“确有此事。”

    此话一出,只看一位弟子陡然拔剑,从陈安背后直刺而来,口高喊着:“魔教恶徒,还我师傅命来!”

    云芷娥眉头紧锁,指微抬,怀里宝剑便仿佛有灵般要飞向高空,但随即,却又冷静了下来。

    只因为陈安也拔剑了。

    一连剑,剑一点,在空炸裂出一道银线的同时,那弟子刺出的长剑,竟然被他直接从剑尖点裂,碎了一地。

    陈安单持剑,看着那弟子,表情不变,只是淡淡道:“但,即便与魔教数人有私交,我也算不得是魔教的人。”

    “我陈安一生行事,虽说不得是光明磊落,也说不得是什么侠肝义胆,但也求个问心无愧。”

    “反倒是这位弟子,于此时想借污我名声来攻讦云掌门,居心何在?”

    “掌门登基大典,佩戴剑刃虽是习俗,但却众目睽睽之下偷袭于我个外人,这又将剑派脸面置于何处?”

    “你等几人,不分青红皂白,便先魔教的帽子扣在我的脑袋上,莫不是和鹰马司谈好了,打算拿我当个晋升的路子,离开剑派,升官发财?”

    此话一出,顿时让说话与出剑的两名弟子脸色大变,齐齐怒道:“荒谬!”

    “好!既然你口称无辜,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莫家血案!”那弟子说完,便冷笑着看着陈安,底气十足的样子,让许多人都不由攥紧了剑柄,面带敌意的盯紧了陈安。

    陈安则不慌不忙的收回了长剑,笑道:“这是自然,只是在那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诸位。”

    --------------

    ps:之前可能有点拖沓,不过这段剧情结束就继续轻松起来啦,求个收藏推荐,今天还是两更,还有一更稍微晚点。
新书推荐: 女神的贴身护卫问鼎 陈扬林清雪 女神的贴身护卫陈扬林清雪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妻子的嫌弃林子铭楚菲 从东京开始的聊天群 恋上刁蛮女上司 我爷爷是唐门强者 迪迦奥特曼之黑暗迪迦临诸天 重生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