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689 对撞

    “”

    呼伦聚落一旁的临时营地内,名为芙拉的女子忽然睁开了自己紧闭的眼睛,眺望的视线也随着她向着营地东北方向望去的姿态而越过了眼前还在对峙交战的呼伦族人与那苏族人,与那边升腾而起的数道金色的神光相互交织在了一起:“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她的话音也果不其然地引起了苏尔图的注意和疑问:“那边发生了什么?”

    “这片土地的魔法能量已经被呼伦族长久以来的抽取所剥离,同时被剥离的还有本应连同地脉一同存在的魔法结构。”也不管苏尔图是否听得懂,将眼瞳同样显露出来的神光收敛起来的芙拉再度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想要完成那些凡人所设想的终极目标,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魔法元素和魔法结构归还到这片土地,但这项任务在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至少在没有魔法辅助的情况下无法实现。”

    又是两道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夹杂着战斗的怒吼声回荡在营地的正前方,将芙拉缓缓吐露出来的声音渐渐掩盖了下去:“所幸身为最古老的种族之一,我们黄金龙族对这个世界上的诸多魔法所知甚深,这其自然也包括了与我们鼎足相立的黑龙一族,以及他们所掌握的、与我们的空间力量相对称的法则之力。”

    “即时间的力量。”

    无尽的神光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波浪而在东北方的天空沸腾起来,宛如错综复杂的獠牙一般将已经淹没那里的黑色兽潮逐渐笼罩,同样被淹没在其的雪灵幻冰随后也举起了自己的长枪,一枪打在了最靠近自己面前的那只巨大野猪的头顶:“!”

    “你的枪法似乎变得越来越好了。”她的耳边随后也响起了属于段青的称赞与夸奖:“虽然看上去好像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对方也依旧生龙活虎的样子呢。”

    “别急着下结论,我用的可是爆裂弹头。”

    灿烂的血花随着那头巨大的野猪嚎叫着继续前冲的动作而爆发在它的头顶,那狂乱而又蛮横的庞大身躯随后也带着掀起的草地与泥土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眼神严肃而又凌厉的雪灵幻冰吐出的这句话此时才缓缓地经过了段青的耳边,下一刻也被她再度带起的另外一声枪响所掩盖:“然后是”

    “散射弹头!”

    砰然的枪响又一次绽放在她的长枪枪口与段青正前方冲来的大片野兽群内,从雪灵幻冰半蹲的姿势里飞出的那道火光随后也在无数形态不一的野兽阵型间四散成为不同方向的直线,扑面而来的黑色潮水随后也在白发女子的这记散射攻击纷纷倒下,在相互踩踏和滚落的景象倒出了大片锥形的空白区域:“你这个家伙,自己研究出来的这些弹头好像都威力不错啊。”

    “那是自然,这可是集合了火风土系魔法相结合的高等级炼金本。”属于段青的声音仿佛快要被四周野兽的嚎叫和能量的轰鸣声所盖住了:“不过最关键的还是眼前局势所迫,要不是它们非要拥挤着这么冲上来,这个弹头也不会显现出如此巨大的威力呢。”

    “十秒钟已经过了!”被滚落的野兽躯体所带动的潮水依旧还在向着段青他们所在的方向临近,属于雪灵幻冰的声音也伴随着她丢掉了长枪之后举起的剑锋而急促扬起:“最多只能坚持到这个样子了!你还没好吗?”

    “好了好了,不要着急。”属于段青的声音却是顷刻间覆盖了她的感官,仿佛被某种力量拉长的声音也在白发女子的耳边变形:“魔法”

    “已经在起作用了。”

    犹如一根被极度拉伸开来的面团,灰袍男子的嗓音此时也如同被深渊吞噬之后再度显现的声音一般低沉到了极点,无数已经扑至近前的那些野兽的躯体随后也如同没入了沼泽的无助存在一样,缓缓地停滞在段青和雪灵幻冰两个人正前方的半空。由琴弦上散发出来的光芒依旧不停地没入这片领域的各个特定的光点内,控制着这些能量的段青随后也定定地观察着那差一点即将刺在自己鼻尖上的那些锋利的兽爪,宛如神明一般的身躯随后也带动着指迅速向后,将同样被某种力量所凝滞的雪灵幻冰从定格的状态拉了出来:“别乱动,这法则可不是我能理解的了的东西。”

    “这究竟算是时间魔法还是空间魔法?”小心翼翼地借着段青上传递而来的神光靠近到了对方的身边,恢复了常态的雪灵幻冰睁大眼睛开始观察着周围被定格的一切:“之前介绍说是时间魔法的一种,但现在看上去好像更像是空间魔法呢。”

    “没错,正常的时间魔法可没有可以将敌人定在空的效果。”脸上爬满了紧绷与坚持的神色,青筋浮满额头的段青紧皱着眉头回答道:“芙拉是更擅长空间魔法的存在,所以即便是她传授布置到这些魔法阵上层的前置魔法,她也一定会掺杂上自己的理解和力量来控制它。”

    “所以现在只是一个开始?”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衣袖,雪灵幻冰的神色此时也变得紧张且郑重:“过程需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出乎白发女子的预料之外,段青用淡然的声音回答道:“按照我个人的理解,使用拉长的方式来延续时间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即便真的可以完成我的预想,这间所需要耗费的力量也一定会超乎我们的想象。”

    “只可惜我们玩家所理解的常理,很难套到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这些强者的身上。”

    凝聚在竖琴表面上的流光依旧还在段青的边不停向外发散,那响起在琴弦上的叮咚声音似乎也因为四周不停输送的魔法光芒而显得更为清脆了:“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按照芙拉先前教给我们的操作步骤,完成这个魔法就可以了。”

    “……薇尔莉特的法阵呢?她难道没有参与其?”

    “怎么可能没有参与,毕竟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了服务她而存在的。”沉着脸不停地观察着周围所有的能量流动,段青小心翼翼地将雪灵幻冰面前经过的一条透明符法线调整到了自己的左侧:“按照我的那个宝贝导师所设想好的一切”

    “一旦法阵启动,整个过程应该就会按照薇尔莉特与芙拉两个人合力完成的那样进行下去才对。”

    无数兽潮所围攻的呼伦族聚落与无数呼伦族人四处顽抗的混乱战场东北方,椭圆形的能量场与领域的展开正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景象扩散得越来越大,混杂在其的时间与空间也随着这股扩大的领域边缘而摩擦出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和白色的链条,在所有人的眼前化作一片混沌的海洋。遥遥地望着这片宛如毁灭降世一般的能量场的靠近,站在聚落领地边缘的呼莫卑随后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一边指挥着其他部族的战士们继续向着聚落的深处撤退,一边自顾自地欣赏着那黑与白相互交织推进的那堵巨大的能量墙壁:“哼,这就是你们冒险者最后的段么?”更新最快的2学网~~~2~~x~~

    “如果仅仅只想靠这种程度的毁灭之力来对付我们,那你们还是有些太过异想天开了。”

    他举起了自己的,就像是正在指挥着什么一样向着天空重重挥下,笼罩在阴云天空之下的整个呼伦聚落随后也在他的这道挥的动作缓缓地震动了起来,伴随着无数呼伦族战士的齐声呼喊而陡然升起了一片风色的能量立场:“应用古代装置这么久的时间,我们的风轮炮早已不再是简单的攻击武器,我们当然可以将其应用在防御上。”2学网首发https://2x

    “长老!其他方向的兽群正在退散!”震动声越来越强烈的景象里,一名呼伦族的士兵也急忙跑到了这位年轻长老的背后:“南方和西方的战线压力正在增加,请求更多支援!”

    “果然这也在他们的计算当呢。”横眉冷对着北方所对峙的方向,面对着巨大能量场互撞的呼莫卑背着双侧望着营地的东南方:“不过既然如此,我们也就没有了继续与你们一同陪葬的理由。”

    “让那些讨伐的人也一并撤退吧。”他声音低沉地继续说道:“把那苏族的人交给兽潮里好了。”

    轰隆!

    相互对撞的巨大能量墙壁似乎到达了某种临界点,挤压在其的强大魔法能量随后也向着阴沉的天空不断爆发升起,地动山摇的景象随后也伴着早已察觉到不妙的那些兽群的飞速离开,将无数未知的能量散布到了这片本就狼藉遍布的草原周围。不知是放弃了逃跑的会还是对眼前的防护力场非常有自信,名为呼莫卑的这名年轻的长老此时也依旧背着双看着这股升起在自己眼前不远处的能量喷泉升起的壮观画面,他感受着从自己脚下不断传递而过一股股能量涌动的时候特有的韵律感,嘴角也开始不断的上扬着:“哼,哼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

    双重重地向后一挥,不知为何突然狂笑起来的这名长老仿佛拥抱起了眼前所升起的雄伟能量喷泉:“看呐!这便是我族收集了百年的成果!我们自古传承下来的力量与智慧的结晶!什么神山,什么神使,在这份结晶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原本看在曾经同为央部族的份上,我还想着将凑巧出现在这里的你们吸纳接收,成为我们呼伦族的属族。”他放下了自己的双,那略显张狂的笑声也连同自己的气息一起平息下来:“是你们自己选择了这条路,那就只能由你们自己来承担这份后果了族长的命令来了么?”

    “值此非常时期,族长的命令也已经无关紧要。”没有等待自家的下传来什么回答,他就自顾自地回答道:“各大长老应该也早就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所以”

    “把领地升起来吧。”

    地动山摇的景象变得更加猛烈了,但感觉上已经不再是由能量领域相互碾压的时候所带来的被动感,撕裂的草地随后也沿着整个呼伦族聚落为心围绕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带着簌簌落下的尘土与难以一眼望尽的范围缓缓地升了起来。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化,已经涌入到这片区域近前的兽潮随后也在巨大高度的落差面前望而却步,它们相互咆哮着用尖牙和利爪撞击着越来越高的土崖,想要攀爬的意图也在依旧未曾停止的摇晃感一次次被击退了:“哈哈哈哈!真是可惜!若是你们不是一直面对着一马平川的草原,你们或许也早就进化出了可以攀爬和飞行的本领了吧!”

    “只会陆地作战的蠢货们!你们现在变成了一群束无策的废物!”双重新交叠到了自己的身后,居高临下欣赏着这道壮丽风景的呼莫卑随后也将俯视的目光转到了那苏族的临时营地方向:“还有你们很遗憾,你们现在也是被舍弃的人了。”

    “千辛万苦地将我们困在此地,番两次地想要拿我们族人的性命相要挟,最后就只为了希望我们保密?”强行挣脱了芙拉的束缚,蹒跚着走到众人面前面对着同样土崖的苏尔图向着上方大声喊道:“这就是你们族长当时所说的自我拯救之法吗?”

    “拯救?不,不止如此。”捂着脸摘下了自己头上的毡帽,呼莫卑用无比倨傲的面容低声回答道:“你们这些可怜的家伙,无论是力量还是知识都已经落后我们太多,若是连我们给予你们的施舍都无法接受,那就只能任你们在兽潮自我毁灭”

    咔。

    清脆的碎裂声音陡然响起在所有人的耳边,竖立在这片凸起的广袤地面板块边缘的能量交锋也终于有了一个结果,早在先前的扩散就顶在了这片大陆边缘地带的混沌力场此时也如同碎裂的玻璃一样纷纷剥落,将宛如雪地一样无垠的一整片白色的平地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新书推荐: 陈扬林清雪 女神的贴身护卫陈扬林清雪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妻子的嫌弃林子铭楚菲 从东京开始的聊天群 恋上刁蛮女上司 我爷爷是唐门强者 迪迦奥特曼之黑暗迪迦临诸天 重生2005 我想当仙帝